名家网

业务QQ690330201

艺术搜索

  • 艺术名家
  • 藏品搜索
  • 艺术机构

周全的西部山水画大有可为

来自:admin 日期:2021/10/22 浏览次数:
去过祖国西部,尤其是西藏和新疆的人们,无不被那壮美的景色震撼,然而,怎样把这种充满原始野性和宗教仪式感的壮美表现出来,对于中国山水画来讲却是一个比较新的课题。
 去过祖国西部,尤其是西藏和新疆的人们,无不被那壮美的景色震撼,然而,怎样把这种充满原始野性和宗教仪式感的壮美表现出来,对于中国山水画来讲却是一个比较新的课题。
    第一,传统的中国山水画所追求的是自然要素的人文情怀,这种人文情怀又是以中原文化为基础的,所以,从汉代以来西域的很多地方已经是中国的版图了,但从文化角度讲,它却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性。新中国对于边疆多民族的文化和艺术发展来讲有了新机遇,这个新机遇随着王洛宾的音乐和黄胄的中国人物画,走进了当代中国人民的生活,也将新中国的艺术推广到全世界。
第二,当代中国山水画在改革开放初期形成了一个多元化,注重当代性艺术探索的热潮,以贾又福为代表的一大批中国山水画家,为此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然而,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学院派对传统中国山水画理念和技法的反刍,大有全面否定当代中国山水画美学成果的意味,所以,刚刚以尼玛泽仁和周尊圣等山水画家开创的西部山水局面似乎又被冷落下去了!
在这样的宏观形势下,山水画家周全对西部山水画所做的努力就变得非常值得珍惜和重视。由于他是中原人,出生在新疆成长在新疆,所以双重的人文背景可能会让他在西部山水画道路上走得更远!其原因在于:
第一,周全的西部山水画强调以中国现代笔墨语言为基础。‘现代中国山水画笔墨语言是指以李可染、傅抱石、钱松嵒等先生为代表的,既有深厚传统中国山水画功力,又以表现当代祖国山河精神气象为根本目的的山水画表现方法。其强调所有绘画要素的综合整体作用,而不片面强调线的书写性。这个问题在当代中国山水画坛是第一重要问题,似乎不强调书写性就不尊重传统,就取法不高。这实际上是一个中国山水画学界的伪命题。首先,从公认的山水画成熟的宋代,到文人山水画高峰的元代,没有任何一位山水画家以标榜写为目的的。将“写”的概念偷换成“笔墨”中“笔”的概念,可能是当代中国山水画坛制造出来的最大笑话!中国山水画,尤其是中国的文人山水画因强调线的性质和质量,而强调书法用笔,强调线的书写性,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问题是当下这个问题成了学院派山水画教育失败的遮羞布!今天之所以通过“周全西部山水画”这个话题,将这个问题提出来,线的造型问题、线的品质问题历来都是中国山水画最复杂的问题之一,不能通过一个“书写性”简单概括,同时,在某些特定的情景下,书写性担负不起中国山水画艺术的重大使命,例如,西部大山大水的山水画表现!
第二,周全的西部山水画在表现自然要素,表现形式和表现技法三个方面进行了比较成功的艺术探索。西部的自然风貌以苍野博大为基本特征。怎样把苍野的自然性格与当代开放博大的人文情怀融合起来是西部山水画要解决的首个重要命题。怎样用中国画的语言和形式恰当表现西部自然风貌,是考验山水画家的第二道坎,这个问题处理不好,要么作品流于简单的形式主义,要么流于神秘的宗教主义,要么流于原始的自然主义。这些表现形式未必不好,只是它们与中国山水画所追求的人文情怀有所偏差而已。由于所表现自然要素的单纯化,所以表现技法就不能复杂化,表现技法在不复杂的情况下,又要含蓄和不生涩是非常困难的。例如,作品《流金岁月》用淡墨和宣纸的特性表现出沙漠的造型,但他又通过复加淡墨的罩染和淡彩的渲染,把水渍形成的强烈形式感统一在画面的空旷悠远的基本氛围之内。再例如,作品《胡杨之歌》有意识地用水墨形式将胡杨的剪影和云天结合起来,强调画面的中国画意象效果,而没有去强调胡杨夸张的外形和质感,这种主观的艺术判断与追求是中原文化浸润自然而然的结果。再例如,作品《古道》除了主体山脉用红色表现以外,其它基本都是常见的山水画表现方法。画家把典型要素,用相对内敛、含蓄的手法表现出来,让要素特质的独特性质以一种自然流露的方式从画境中显现出来,是非常值得肯定,也是非常具有前途的艺术探索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