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网

业务QQ690330201

艺术搜索

  • 艺术名家
  • 藏品搜索
  • 艺术机构

横行不霸道--严学章

来自:admin 日期:2018-02-27 浏览次数:
  严学章:书画家、文艺评论家,1959年出生于湖北省枣阳市。中华蟹派艺术创始人。现为中国艺术创作院院长、中国艺术杂志社社长、中华书画协会常务副主席、全球华侨华人书画家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形象大使,杏花村书画院艺术总监。蟹派艺术以学术性理论著述为思想支撑,以原创性系列作品为艺术支撑,以综合性创意产业为市场支撑,别具一格,自成体系。2006年元月5日,严学章与黄永玉、范曾三人联手举办北京生肖文化节,并出版发行邮票小本张,黄永玉、范曾、严学章并称为中国生肖画创作的“三驾马车”。2006年和2007年连续两年,中央电视台在大年三十的《新闻联播》中介绍并播放了严学章的生肖画。2006年11月,严学章的《中华全家福》与沈鹏、张海、娄师白等十位当代著名书画家的作品一起搭承神舟七号返回式试验卫星遨游太空。2006年以来,由北京紫光阁国礼艺术中心将《中华全家福》制成国家礼品,作为国家领导人出访的馈赠礼品。2007年6月19日,全球华侨华人共建和谐世界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华全家福》被指定为大会主题画,严学章被推选为全球华侨华人书画家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形象大使。2007年11月,《中华全家福》被联合国收藏。
 
 
 
学术理念:“横行不霸道”
处世原则: 思想批判与友善待人分立
 
 
独特的“蟹派”市场机制
 
“蟹派”有自己独立的艺术体系和市场机制。
“蟹派”不好与别人比,别人也不好与“蟹派”比。
“蟹派”只有一个,理事、会员成千上万。
“蟹派”是要做一辈子的,主席、理事五年就换了。
“蟹派”是原创的唯一的,其他书画铺天盖地。
“蟹派”有自己的衍生产业,别人未必有。
 
严学章《蟹派文化艺术丛书》六卷套近期出版,代表了“蟹派”艺术“学术立派”的新的里程碑,业内普遍认为,这将对“蟹派”艺术的收藏市场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带着对“蟹派”艺术市场的极大兴趣,马年元宵节后,中央电视台编导、作家丁华明(以下简称丁)来到严先生(以下简称严)在大兴旧宫的工作室,就市场问题进行了专题访谈。
 
丁:您是一个职业书画家,就像当年的郑板桥、齐白石那样,全靠字画养家糊口。您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
 
 
 
严:关于我的生存状态,我有一幅《自画像》,跋文是这样说的:本人属狗,忠诚交友,故时常狗话连篇。曰:把自己当作狗活得会更像人,把自己当作人活得还不如狗;又曰:娶自己养得起的老婆,吃自己消化得了的饭菜,处自己交得上的狗朋友;存上等心,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放眼四海,物欲横流,吃屎难,赚钱难,做人难,做狗则难上加难;今作润笔诗,权当狗话耳:
人言金钱一张纸,
字画也是纸一张。
有字有画没有钱,
拉屎撒尿也发慌。
亲友待我情义重,
滴水涌泉不能忘。
一张纸换纸一张,
我糊口来君糊墙。
 
丁:郑板桥、齐白石有很好玩的润笔诗,您这诗很风趣幽默,很真实。您是怎样卖画的?
 
 
 
严:我来北京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能够用字画养家糊口,大概经历了游击战、运动战、阵地战三个阶段。我曾写了《狗日的书法》《狗日的钱》两篇杂文,反映了当时生活的艰辛,后来有了一定市场,找我买字画的人多了,就坐下来了。我只会写写画画,喜欢一个人独处,不会忽悠炒作,更不善于交际,经常吃亏上当,但就是待人真诚,我的字画市场的建立,一是靠真诚待人,二是靠作品有特色。我单枪匹马的,没有任何官方背景,只有靠老老实实做学术做艺术,老老实实地为人,赢得声誉和市场,老实人最终不吃亏。
 
 
 
丁:现在卖画按平方尺,并按主席、副主席、理事、会员的等级定价,你觉得你是哪个级别的?你本来在体制内却自断皇粮跑到体制外,你本来是国家级会员但在简介中却从来不印上,你是怎样给自己的作品定价的?
 
 
严:按职务定价实在荒唐至极,范曾的画价很高,范曾是哪一级的?郑板桥当年在扬州字画卖的很好,郑板桥是哪一级的会员?吴冠中的画拍出了天价,吴冠中也没当过什么主席副主席。中国书画的基本面是礼品市场,礼品市场刺激名人字画,因此便出现只重名头不重笔头的滑稽现象。画价是由市场定的,不是自己定的,更不是靠职务定的。职务是最不可靠的,某天不当艺术官了,画价立马就直线跳水,这样的案例多得是,以职务收藏字画而吃亏的收藏者也大有人在。
“蟹派”是一个艺术新流派,艺术上主张“学术立派”,市场上主张“学术收藏”,“蟹派”是独特的唯一的,就决定了“蟹派”的市场体系也是独特的唯一的。“蟹派”只有一个,书协美协理事成千,会员上万,历届主席副主席百余,实在不好比。我不知道我算老几,我也不知道我算哪一级的,一切由市场决定。“蟹派”不仅仅是字画,还有雕塑工艺品,还有许多衍生产品,共同构成了“蟹派”艺术市场,这些都有专门的人员去打理。我是一个艺术家,根本任务是思考学术问题,创造艺术作品,一门心思在艺术上不断攀登,这是我的神圣使命,更是我的快乐之所在。
 
 
丁:许多人涌入北京,目的只有一个:成名获利,您怎样看待名和利?
 
 
 
严:涌入北京本身没有错,以成名获利为目的本身也没有错,只要你真心爱艺术,又是块搞艺术的料,老天爷就不会亏待你。北京是个大染缸,有的染上了艺术的色彩,成了艺术家;有的染上非艺术的色彩,成了艺术混混。我想,只有当这个浮躁的时代过后,真正好卖的才是那些真正有艺术价值的,当下的那些书画垃圾早已灰飞烟灭了。有副对联: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真正的艺术要表现真善美,真正的艺术家要敢于担当,真正的艺术创造要人格独立思想自由,“蟹派”的核心就是创造,就是我行我素特立独行,“蟹派”的市场同样是我行我素特立独行,“蟹派”已坚定地挺起学术的脊梁,“蟹派”坚决靠艺术性引领市场,“蟹派”绝不向庸俗市场屈服。
 
 
丁:我发现,“蟹派”艺术的产业链是当代字画市场的特点和亮点,很少有艺术家能像您一样把艺术创作与艺术产业结合起来,您总是充满智慧,佩服。
 
 
严:“蟹派”艺术与“蟹派”产业在思想体系和艺术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蟹派”产业有专门的团队负责,我只是出思想当顾问。“蟹派”艺术的学术性、原创性、体系性是“蟹派”市场的根基,从而保证了“蟹派”市场的增值潜力。我来北京十年,最初收藏我字画的人翻了十倍,藏家和投资者是为了赚钱,你的字画有增值潜力,人家才愿意跟你玩。“蟹派”产业是“蟹派”市场的护坡,产业使艺术接地气,使艺术走向大众,以扩大“蟹派”市场的辐射面和占有率。“蟹派”产业才刚刚起步,以后肯定会大发展,为“蟹派”市场添劲加油。
丁:记得您曾撰过一副对联:凭手艺吃饭 靠气力干活, 很有意思。您是怎样应对索字画者的?
 
 
 
严:书画家是手艺人,面对生意人和有权势的人,很无奈也很无助。立世全凭一支笔,秀才人情一张纸,一家人一辈子全靠这一支笔一张纸。蹭画的人经常会说,就那么一张纸一会儿,殊不知这一张纸一会儿,我要用几十年的起早贪黑呕心沥血,所以,随随便便问书画家索要字画是没有道理的事情。郑板桥、齐白石都很恼火,字画收钱不讲情面。我说一张纸换纸一张,我糊口来君糊墙,是自嘲也是他嘲,我还写过一篇《狗眼看钱》的杂文,我属狗,对积极掏钱卖字画者,自然就狗眼看人高,否则,就别怪我狗眼看人低了。掏了钱,哀家心里爽快,画好字也好,你好我也好,下次再来好上加好,何乐而不为呢?我靠卖画养家糊口,对真朋友是友情为重,对真掏钱是品质为重,对真忽悠是回避为重。对索画者我有八不应:以权势索画者不应,以画廊代卖索画者不应,以饭局索画者不应,以烟酒礼品索画者不应,以洗脚泡澡索画者不应,以旅游玩耍索画者不应,以巧立名目坑蒙拐骗索画者不应,以拐弯抹角套近乎索画者不应。
 
 
 
丁:据我所知,市场上您的假画很多,拍卖行里也有您的假画上拍,您不打假吗?
 
 
严:在中国,打假是天方夜谭的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有何用?国家力量就打不了,我又奈何?倒不如我集中精力搞创作,让造假者帮助我推广传播,谢谢啦,造假者。
 
 
丁:您倒是很豁达的。听人讲,您对有的作品出手把得很严,甚至很苛刻,甚至得罪了朋友,是的吗?
 
 
 
严:“蟹派”的市场理念是代表作品与学术收藏。我的代表作品《横行不霸道》《中华全家福》等必须要严格控制出手,一年只出一幅,没有商量的余地。有的收藏家绞尽脑汁,甚至不择手段,还有我的朋友也是千方百计的,我希望大家理解一个艺术家的苦衷和底线。郑板桥的代表作品是《难得糊涂》,我一辈子有《横行不霸道》《中华全家福》留下就足矣。
 
 
丁:您能给喜欢收藏“蟹派”作品者提些指导意见吗?
 
 
严:收藏家是属于有眼光的人,收藏“蟹派”是属于懂艺术的人,“蟹派”艺术之花为知己者开放。感谢朋友们对“蟹派”的关注和收藏。《蟹派》生肖以整套收藏为佳,如《生肖十二跋》《生肖十二屏》《贺岁生肖十三张》《十二生肖长卷》。对“蟹派”书法作品的收藏要以我自己撰写的诗、文、联为佳,因为这是唯一的独特的。如果有实力,可以排队预订“蟹派”代表作品,将会事半功倍。